您好,歡迎光臨!   今天是 2019年07月16日 星期二

橫琴新區即將封關運作 粵港澳自貿區金改力度或超上海

2014-01-01
0

上海自貿區之后,作為最有可能率先獲批的自貿區之一,粵港澳自貿區日前傳出最新進展。相關媒體援引權威渠道消息報道顯示,粵港澳自貿區整體方案已經在2013年12月中旬正式上報國務院,目前正在推進與決策層的溝通。

《中國經營報》記者獲悉,目前廣東省各方面正在積極為自貿區方案落地進行準備;粵港澳自貿區覆蓋地之一的珠海橫琴新區則有望在2013年年底之前實施封關運作;而參照了上海自貿區相關政策的《廣州市南沙新區條例(草案)》也通過了廣州市人大常委會的“一審”,這將為南沙新區落實自貿區政策提供條件。

多位政經觀察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雖然年內獲批的概率極低,但作為一個對接港澳的自貿區,與上海自貿區相對審慎的金融改革措施相比,粵港澳自貿區或將成為金融創新的突破口。

短期內或難落地

“與上海自貿區相比,粵港澳自貿區涉及的地點更多、范圍更大,作為改革試驗田的自貿區,必定是在有限的范圍內充分試驗之后才會考慮異地復制。”

目前,廣東省官方對于回應粵港澳自貿區的相關消息顯得十分低調。 

不過,記者還是注意到,在廣東省人民政府官方網站12月23日公布的《廣東省委常委班子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整改方案》中,已經提到了廣東省正在密切與港澳的溝通,會同商務部共同制定、申報自貿區的總體方案,并啟動自貿園區管理構架的制定工作,組織開展相關法律的調整工作,而且明確了該項工作由分管外經貿的廣東省副省長招玉芳負責。

從定位上來看,廣東對于粵港澳自貿區的訴求還是在于深化改革,“包括更充分地簡政放權,更大力度改革行政審批、市場準入、商事登記、海關監管、檢驗檢疫等管理制度,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方式,實行統一市場監管,加快構建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廣東省長朱小丹在11月下旬舉行的廣東經濟發展國際咨詢會上表示。

與此同時,粵港澳自貿區還承擔著擴大開放的任務,其中包括促進粵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以及內地和港澳CEPA實施先行先試,推動粵港澳生產性服務業全面合作,實行投資便利化,強化粵港澳國際貿易功能集成,創新金融服務等。

相關媒體披露的信息顯示,粵港澳自貿區將實施物理圍網的區域面積為25.405平方公里。其中涵蓋了南沙保稅港區所在的龍穴島南部片區的6.48平方公里,深圳前海灣保稅港區的3.71平方公里,以及白云機場[-0.57% 資金 研報]綜合保稅區的7.385平方公里,共計17.575平方公里為起步區;后期還將拓展萬頃沙南部片區7.83平方公里,屆時物理圍網區域將達到25.405平方公里。

多位政經觀察人士認為,考慮到與港澳的關系,粵港澳自貿區方案獲批的可能性很大,但是短期之內想要實現方案落地難度較大。

“目前的方案還只是廣東方面的意愿,手握審批權的主管部門還沒有任何表態。而且與上海自貿區相比,粵港澳自貿區涉及的地點更多、范圍更大,作為改革試驗田的自貿區,必定是在有限的范圍內充分試驗之后才會考慮異地復制。”大智慧[2.77% 資金 研報]分析師李世翔認為,在短期之內粵港澳自貿區落地的概率很低。

資本市場對于粵港澳自貿區的消息也顯得十分微妙,在12月24日粵港澳自貿區方案上報的新聞爆出之后,鹽田港[-0.33% 資金 研報]、白云機場等相關個股在當天上午一度漲逾9%和4%,但當天下午漲幅逐漸回落,這也反映了資本市場對該消息的冷靜態度。

金改或將突破

在上海自貿區的金融創新試點推進并不理想的背景下,未來粵港澳自貿區的金融創新可能會對未來推行的金融改革有所幫助。

盡管短期之內落地困難,但廣東方面還是在為落地做各項準備。橫琴新區管委會主任牛敬透露,珠海橫琴新區二線監管設施12月8日已經順利竣工,具備封關運作條件,等到國家驗收之后,該新區最快將在本月之內將實施“一線放寬、二線管住、人貨分離、分類管理”的分線管理模式。

據記者了解,橫琴新區二線監管設施建設歷時兩年,竣工就意味著可以實現針對橫琴環島的全覆蓋式監控,而對整個橫琴新區的分線管理,一直被認為是“準自貿區”的政策方向設計。

特別是在稅收方面,橫琴新區相較于上海自貿區來說其實更有優勢。據記者了解,橫琴新區對符合條件的企業減按15%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新區內企業之間貨物交易免征增值稅和消費稅;而對從事研發設計、物流、服務外包等企業,進口機器、設備等實行備案管理,并且給予免稅。

在金融創新方面,國務院更是賦予橫琴新區開展探索資本項目可兌換、人民幣國際化業務等先行先試的政策權。據記者了解,目前橫琴新區已制定出鼓勵離岸金融業務發展、促進股權投資基金業發展等相關辦法,為金融企業等量身定制稅收優惠、財政獎勵、政府服務等方面的優惠政策。

“上海自貿區在金融開放方面突破有限,特別是在資本賬戶開放、利率市場化以及匯率形成機制上都缺乏有力的創新舉措,但對于粵港澳自貿區,金融開放卻很有可能形成突破機會。”澳新銀行大中華區經濟研究總監劉利剛表示。

南沙新區也在積極爭取金融改革創新方面的空間。12月24日,《廣州市南沙新區條例(草案)》(下稱《條例》)首次提交到廣州市人大常委會審議。根據條例初稿,廣州擬賦予南沙新區市級審批權,同時在土地利用、財政扶持、人才引進上給予南沙新區多項改革“特權”。

在金融創新方面,《條例》新增一條規定:支持南沙新區在內地金融業逐步擴大對港澳開放的過程中先行先試,探索在風險可控前提下對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金融市場利率市場化等方面進行先行先試。

《條例》在該條款中還特別注明:“這是參照上海自貿區的有關做法,先行先試,為日后南沙新區申請自貿區提供基礎條件。”

“金融改革的政策探索可能是粵港澳自貿區的優勢之一。”廣發證券[2.46% 資金 研報]分析師陳果認為,不僅是橫琴新區和南沙新區,深圳前海新區的金融改革試點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在上海自貿區的金融創新試點推進并不理想的背景下,未來粵港澳自貿區的金融創新可能會對未來推行的金融改革有所幫助。

掃描二維碼關注

官方公眾號

刮刮乐技巧